身臨其境的在線教育,會重置大學教與學的邏輯嗎

來源:文匯網

作者:陳強 楊洋

時間:2020-04-24 14:28:11


CFP

隨著5G、云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發展,以及新型基礎設施逐步成熟,當前在線教學所遭遇的瓶頸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5G網絡覆蓋將使得聲音、圖像以及教學素材的傳輸更加流暢、穩定。大尺度全高清投影、虛擬現實等技術的廣泛應用,則讓在線教學場景更生動、更富有層次、更容易產生“身臨其境”的感覺。大數據分析技術的日臻成熟,將推動教學資源多維度和深度的開發利用,用于輔助教學的數據資源將更加豐富,各種數據庫、案例集、工具箱層出不窮,助推教學效率迅速提升。

當這一切成為現實,未來大學教育的基本形態將發生哪些變化呢?

突如其來的疫情,正在默默地改變我們熟悉的許多事物。原本緩慢前行的在線教學也因此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雖然步伐難免踉蹌,但轉眼就為我們揭開了未來教育的面紗。

在線教學對于不少老師和同學而言,還有許多不習慣之處。首先是路徑依賴。畢竟大家都已經習慣于課堂教學,場景和模式已然固化。其次是在線教學所依托的基礎設施還存在諸多缺陷。目前,在線教學裝備主要是“電腦+網絡+攝像頭+麥克風”,在某種意義上,裝備會限制我們對在線教學未來發展的想象力。

網絡是在線教學最重要的基礎設施,盡管近年來我國網絡基礎設施發展迅速,但面對大規模高質量在線教學的實際需求,仍有巨大提升空間。另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是“現場感”欠缺,與課堂教學相比,師生普遍反映在線教學缺乏“現場感”,僅僅從電腦或手機屏幕的“小窗”中,老師比較難識別和判斷學生的聽課狀態,從而對教學內容和方式及時進行適應性調整。加之缺乏表情、眼神及肢體語言的交流,在線教學很難激發老師的授課熱情,并調動學生參與互動的積極性。

但是,隨著5G、云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發展,以及新型基礎設施逐步成熟,我們很快就會發現,當前在線教學所遭遇的瓶頸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5G網絡覆蓋將使得聲音、圖像以及教學素材的傳輸更加流暢、穩定。大尺度全高清投影、虛擬現實等技術的廣泛應用,將使得在線教學場景更生動、更富有層次、更容易產生“身臨其境”的感覺。大數據分析技術的日臻成熟,將推動教學資源多維度和深度的開發利用,用于輔助教學的數據資源將更加豐富,各種數據庫、案例集、工具箱將層出不窮,助推教學效率迅速提升。

當這一切成為現實,未來大學教育的基本形態將發生哪些變化呢?

當裝備能夠時刻監督學習時,學生的學習自主性會極大提升嗎?

原因很簡單,與教學相關的技術快速發展和深度應用,將重塑知識學習和能力習得的供給側結構,以教師為核心,以教室為場景,以教材為媒介的既定模式將被打破,獲取知識和技能的渠道、場景、方式將變得更加多元高效。

當大量優質在線課程可以輕易地以低價甚至免費獲取后,學生將有更多選擇。更多的教學資源以更加快捷的方式提供,以更加友好的界面呈現,將為學生自主學習創造更多可能。基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智能督學”與“智能導學”系統的深入應用,也將進一步提升各類學生的學習自主性。

盡管自孔子而降幾千年來,教育家一直強調“因材施教”,但在傳統課堂教學模式中,僅靠教師以及助教的力量,仍然不可能完美跟進每一位學生的學習感受和學習進度。

然而,在“5G+大數據+人工智能”的技術支撐下,督學系統可以實時觀察分析學生在客戶端的行為模式,捕捉課程和作業的互動時間、鍵盤鼠標等輸入操作頻率、攝像頭觀測到的面部表情與眼球焦點等信息,從而判斷其學習狀態并給予協助。

導學系統則可以根據學生在課堂練習和課后作業中的細節表現、與已有大數據進行匹配歸類,從而判斷其理解難點并提供針對性的解惑資料。這種細粒度、客戶化的學習體驗,可以最大程度兼顧不同學生的知識基礎和學習習慣,真正實現“差異化教學”,提升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和信心。

當學生和老師之間不存在信息不對稱時,老師還是老師嗎?

當學生能夠以更有效率的方式獲取各種顯性知識時,教師“傳道,授業,解惑”的角色必須作適應性調整。

長時間以來,教師作為一種職業類型,也是基于各種“信息”的各種“不對稱”而存在,這里所指的“信息”具有多元和多層次特征,包括知識、技能、閱歷、經驗、思想等方面,“不對稱”則包括教師對教學過程的單向主導和全面操控、學生對于課程內容、授課教師及教學方式的有限選擇權等。

在過去20年的發展中,一般性的知識和技能已經可以通過普通的搜索引擎和門戶網站免費獲取。較高層次的知識學習和較為復雜的技能傳授,也已形成較為成熟的商業化供給模式。

從這個角度理解,教師要立足于社會,必須加快提升自我,致力于寬視野、深層次、體系化的知識和技能供給,引導學生改善邏輯思維,自主獨立思考,快速構建分析框架,不斷形成規律性認知。

在傳統課堂中,教師是知識體系的提供者。而在不遠的未來,由于各種知識信息都可以在網絡中得到,所以教師的角色將會遷移為“知識體系的引導者”。一方面,教師基于自身對課程和學生的理解,篩選網絡上適合的知識資源并推送給學生。

另一方面,重點培養學生檢索知識、分析問題的能力,使學生能夠針對不同學習目標,自主思考和構建分析框架、并自主搜索適合的知識資源。另外,教師還可以從自己的修養、體驗、感悟出發,在學生心智成長方面,發揮建議、啟迪和滋養心靈的獨特作用。

當教與學的邏輯被重置,大學還是我們熟悉的大學嗎?

大學的功能和布局將被重新定義。我們所熟悉的大學組織結構及功能設計,主要基于傳統的“教”與“學”邏輯展開,當知識的供給側和需求側均發生深刻變化后,教師、教室、教材等可能不再是學生獲取知識和技能的主要渠道,既有的“生產關系”就必須進行調整。

這里的“生產關系”包括大學的辦學理念、組織架構、運行機制及保障體系。直至今日,大學通過教學組織系統和教學質量保障體系的運行,以頒發學歷證書和授予學位的方式,給“產品”貼上各種“標簽”,這些“標簽”順理成章地成為供用人單位招聘人才時的重要參考依據。

但是,我們無法排除未來出現這種情境的可能,如果社會上出現更有吸引力、更具效率、更加靈活的知識傳授機構或方式,學生可在更短時間內獲取某一特定領域工作所需的專門知識、技能乃至經驗。甚至出現更公正、更具效率、更有靈活性的知識和技能認證機構或方式,其認證結果更為用人單位所接受,并得到廣泛社會認可。那么,大學怎么辦?

在科技創新理論中,大學一個重要的社會定位就是“公共的知識池塘”,也就是生產知識并供給全社會,以作為企業機構創新發展的支撐。而在這種新的生產關系下,隨著學生“生產”的社會化,大學的“公共知識生產者”的地位可能得以進一步加強,大學生產知識供給社會,社會教育機構運用這些知識培養學生。當然,大學本身也會直接培養學生,但是培養導向可能會逐步調整為“知識創造”,“技能就業”型的學生比例則會逐漸降低,轉由更具效率優勢的社會教育機構培養。

另外,在線教學的廣泛應用,會推動在線科研的發展,從而導致變更知識生產方式。學科的邊界將日趨模糊,交叉融合的特征更加明顯,跨學科、跨領域、跨區域、跨組織的科研合作進一步深化。在這個過程中,教師和學生的知識和技能將在更大范圍、更高層面、更綜合的格局中快速提升。

在大學的空間布局和建筑形態方面,變化可能更大。大規模集中式的學生宿舍及配套設施將快速減少。教室和實驗室的尺度和布局將被重新定義,大量智能教學設備及手段將被廣泛應用,各種遠程遙控機器人裝置將會普遍應用到各種專業的實驗室中,讓身處不同地域、不同專業的師生共同協作,通過遠程操作在同一建筑中完成試驗。線上和線下融合將成為課堂教學的常態。

或許,這就是大學教育的未來。

或許,未來已來。


責任編輯:陸蕓
新聞網微信
人文行走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Top
e球彩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