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不停學”的中國經驗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課題組

時間:2020-04-21 15:14:52


CFP


編者按

據UNESCO(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實時統計,截至2020年4月17日,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導致全球191個國家的15.8億學生停課,占全部在校學生的91.3%。圍繞近期我國教育系統的大規模在線教學行動,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進行了相關數據調研。本期,讓我們跟隨此次調研,一起走近這場全球最大規模的信息化教學社會實驗全景,共同探究其反映出的關鍵要點與重要啟示。

樣本介紹

圍繞近期我國教育系統的大規模在線抗疫行動,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進行了大范圍、覆蓋全面、參與人數眾多的在線教育數據調研——共涉及我國華東、華中、華北、東北、東南、西南、西北七大區域31個省級行政區,并獲取了部分港澳臺地區的數據,填答教師人數共計近18萬,填答家長人數共計180余萬。

此次在線教育數據調研,比較全面地反映了全國范圍內這一全球最大規模的信息化教學社會實驗全景,也比較全面地顯現了教育系統在線抗疫的中國經驗。

五大核心變量聚焦我國近期在線教育

地域變量

數據顯示,整體上看,東部的各方面情況要顯著優越,中部次之,西部落在最后;在部分指標上,存在“中部凸顯”現象,即中部地區數據顯著高于東部和西部地區。

縱觀全國,東、中、西部不同區域在諸如態度、支撐和保障、教學過程、效果、需求等各方面的差異是顯著的。在全國總體態度上,東中西部地區整體上有79.77%的受訪教師,對于疫情期間當地教育部門和學校組織開展的在線教育抱支持態度,其中東部地區的教師較其他地區教師支持度更高。就在線教學實際效果的滿意度而言,客觀數據顯示,有48.96%的教師表示實際效果一般,占比最多;對實際效果表示非常滿意和比較滿意的共占比37.35%,其中東部地區教師的滿意度顯著高于中、西部地區教師。進一步,具體到對在線教育開展過程中師生的互動情況,40.32%的教師認為互動一般,占比最多,其中東部地區的教師較中、西部地區教師的互動情況要好。

聚焦中部地區來看,中部地區學生每周在線學習的頻率是最高的,每天在線學習的平均時間也是最長的,近半數學生在2~5小時的區間內,超過兩成的學生每天在線學習時間超過5小時,顯著高于東部和西部地區。并且,中部地區的家長對在線教育效果的滿意度顯著高于東部和西部地區,從比例上看非常滿意和比較滿意的共計達到73.2%。從全國整體數據上看,每周在線學習頻率不同的學生,其家長對在線教育的滿意度確實存在顯著差異,學習頻率越高則家長的滿意度越高。

教齡變量

數據顯示,教師教齡與疫情期間在線教育的諸多指標之間,呈現值得關注的負向差異現象,即教齡越短,在線教育相關指標表現越好。

具體來看,任教年限越短的教師,在線教育過程中師生互動情況越好,與此同時,其對在線教學實際效果的滿意度也越高。進一步分析可見,任教年限越短的教師,在線教育所需技能的掌握程度越好;而從另一個側面來看,任教期限越長的教師,希望獲得“音視頻錄播剪輯等具體技術培訓”的比例越高,尤其是任教15年以上的教師認為最大挑戰是“音視頻等技術工具的掌握與運用”的比例與其他任教年限教師相比最高,并且這部分高教齡的教師自己制作在線教育資源的比例相較其他任教年限教師更低,資源由平臺提供的比例更高。另有數據顯示,從教師的任教年限來看,基本符合教師任教年限越長,其學生每天在線學習時間在5小時以上的比例越高的趨勢。

學段變量

數據顯示,學段高低與疫情期間在線教育的諸多指標之間,也呈現值得關注的負向差異現象,即學段越低,在線教育相關指標表現越好。

從在線教學實際效果的滿意度來看,小學教師顯著高于高中和初中教師。同時,數據顯示所教學段越低的教師群體,對于在線教育所需技能的掌握程度越好。進一步分析可見,所教學段越低,師生互動情況越好。另有數據顯示,學段越高的學生,每天在線學習時間在5小時以上的比例越高。

學校等級變量

數據顯示,“省、市、區縣重點學校”“一般城市學校”“鄉鎮或鄉村學校”“其他”的學校等級分類,與疫情期間在線教育的諸多指標之間呈現正向差異現象,即學校等級越高,在線教育相關指標的表現相對更好。

具體來看,省、市、區縣重點學校教師對在線教育的支持程度顯著高于鄉鎮或鄉村學校和一般城市學校教師,省、市、區縣重點學校教師對在線教學實際效果的滿意度同樣高于鄉鎮或鄉村學校和一般城市學校教師。進一步分析可見,學校等級越高,教師在線教育所需技能的掌握程度更好,自己制作在線教育資源的比例更高。省、市、區縣重點學校教師在線教育師生互動情況最好,同時重點學校孩子的家長對在線教育實際學習效果的滿意度較其他類別家長更高。另有數據顯示,所在學校類別等級越高,學生每天在線學習時間在5小時以上的比例越高。

辦學性質變量

數據顯示,“公辦”“民辦和民辦公助”兩大類辦學性質的學校,與疫情期間在線教育的諸多指標之間,呈現相對統一的關聯現象。

具體來看,民辦和民辦公助學校的教師對在線教育的支持程度高于公立學校教師、對在線教學實際效果的滿意度高于公立學校教師、在線教育所需技能的掌握程度好于公立學校教師、自己制作在線教育資源的比例高于公立學校教師。此外,民辦和民辦公助學校的學生每天在線學習的時間在5小時以上的比例,要顯著高于公立學校的學生。

教育端與受教育端在認知上存在三大一致

教育端的互動性維系、受教育端的注意力獲取是關鍵

數據顯示,無論是教師群體還是學生家長群體,對于影響在線學習效果的最關鍵因素認知一致,在教育端表現為良好互動性的維持,在受教育端表現為良好注意力的維持。

對于提高在線教育效果的方法,70.19%的受訪教師認為“技術上增加教學互動性”最有幫助,占比最大,其次依次為“技術上給老師減負,提高效率”(60.92%)、“教學素材更加齊全”(57.49%)、“對老師進行系統培訓”(53.44%)和“提高設備性能”(51.47%)。數據結果顯示,教師的在線教學互動程度與在線教學效果的滿意度呈顯著正相關關系。進一步分析可見,從家長的角度看,65.45%的受訪者認為自控力/自主學習能力是影響孩子在線學習效果最關鍵的因素,占比最大;同時對于在線學習的短板與不足,38.81%的受訪家長認為是“學生不能集中注意力,容易分神”,占比最大。

教育端和受教育端共同偏好“視頻錄播”形式

從摸底態度的數據結果看,教師群體和學生家長對于在線授課的方式,都普遍偏好異步教學模式,也就是“視頻錄播”形式,而不是實際使用頻率更高的兩類“視頻直播”同步教學模式。

整體上看,在開展在線教育過程中,受訪教師最希望獲得的幫助,是視頻錄播授課形式中所需的“優質課程內容資源或素材的獲取”,占比為34.02%,其次才是學生家庭在線學習條件的支持與保障(24.39%)等。而與此同時,受訪家長最喜歡的在線學習方式是“錄播視頻,課后上傳作業”(29.32%),其后依次為“直播視頻,師生互動少,講授多”(24.68%)和“直播視頻,師生互動多,講授少”(17.23%)。有研究表明,借助互聯網媒介開展的教學,實際上將師生同步、物理時空聚焦、同伴互動的優勢抹平了,線上教育在傳授“陳述性知識”上具備優勢,而在學習“程序性知識”方面效率較低——“陳述性知識”更容易由優質師資集中打造的“視頻錄播”資源和形式所承載。

在線教育中家庭資本的重要性更為凸顯

數據顯示,此次疫情期間在線教育中,以家庭環境條件和家長陪伴為主要內涵的家庭資本對在線教學效果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從教育端來看,“學生家庭環境和條件帶來的干擾與障礙”是受訪教師認為開展在線教育的最大挑戰(29.90%),甚至高于“與學習者遠程互動”(21.66%)帶來的挑戰。進一步分析可見,“學生家庭在線學習條件的支持與保障”在受訪教師最希望獲得的幫助中位列第二。從受教育端來看,數據結果顯示,家長陪同的強度與家長對學生在線學習效果的滿意度呈正相關關系,即家長陪同的程度越高,在線學習效果越好。

(作者: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課題組課題組負責人:王素;執筆人:王曉寧、康建朝、曹培杰、趙章靖)


責任編輯:陸蕓
新聞網微信
人文行走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Top
e球彩交流